第二天的实习生活开始了。当我们还带着惺忪的睡意时,我们又坐上了开往北区的汽车。外面在飘着小雨,有些冷。

  阴霾的天气似乎预示着今天的不平凡。当我们到达训练中心时,中心的大门紧闭。大约在八点左右,有一个老师(后来了解,是将来要交我们普通车床的老师)到了这边,原本以为是来开门的老师,在交流时老师说钥匙只有领导才有,但往常都是在八点前开门准备,不知今天是怎么回事,可能是下雨了在路上堵车了吧。8:20,我们进入了场地。

  今天我们要实习两个工种,刨削加工和磨削加工。其中磨削加工相对来说比较危险,我们不会亲自动手操作,由老师来给我们讲解和演示,时间大概一个小时,安排在了午饭后的时间。上午的时间全部安排在了刨削实习上。我们的指导老师姓毛,一上来就告诉我们要认真听,跟上思路,因为内容比较多,再加上还要预留一个小时的操作时间,所以时间会很紧张,整个上午也没有安排休息时间。刨削是粗加工的一道工序,加工的原材料是毛坯件,所生产出的是半成品工件。刨削用机床有三大类,牛头刨床、龙门刨床和单臂刨床(立式刨床),龙门刨床又有单立柱龙门刨床、双立柱龙门刨床。今天我们操作的是牛头刨床,型号B6034-1。B是刨床汉语拼音的首字母,60是牛头刨床代号,34是所能加工的最大指标参数的1/10,后面的1表示技术革新一次。接着毛老师又从操作环节向我们进行了详细的讲解,如何对刀、进刀、退刀等,并一一向我们演示。老师的演示很到位,让我们对操作掌握的很清楚。但是只说不练、只研究理论而不实践是不可取的。在随后我们自己进行操作时就发现了许多问题,速度和效率提不上来,费时费力。还好有老师及时的指点迷津,帮助我们顺利完成了16mm*16mm的工件,误差控制在了0.1,平行度亦小于0.1。

  在磨削的教学中,李老师向我们介绍了不同加工方式、不同加工机床的区别。刨床、车床、铣床是利用金属刀具对不同类型的金属进行半成品加工,而磨床则是将所有半成品工件进行精细打磨,是工件制作的最后一道工序。磨床的计量单位为丝,即0.01mm,每一次打磨深度即为一丝。磨床的砂轮在工作时转速很快,达到每秒30米。随后李老师向我们展示了万能内、外圆磨床和万能平面磨床的操作,同学们对机器构造有了进一步了解。李老师的讲课语言朴实、亲切、有趣、明了,让我们感到很实际,也很受用。尤其记得李老师在讲课时提到:我们国家现在对机械制造不是很重视,而是大力发展信息技术产业,使得许多人才只会画图纸而不会制造机器,这样你的图纸即便画得再好、再有创意又有何用?因为根本制造不出来,即使培养一些农民工来造机器,综合误差总会不可避免的产生。我们现在的机器都是这样,只能叫“凑活着用”,所以我们的工业根本不可能比得上日本、德国等一些工业大国。虽然大家现在所学的专业不是机械类,但我仍然向大家能够静下心来,踏踏实实,老老实实学点东西,分数不重要,重要的是参与其中,学到东西。“老老实实学点东西”,这句话虽然普通,但我想如果把它当作求学的态度来做,会让人终身受用。

  中午去了趟小吃一条街觅食,可能是由于下雨的原因人并不是很多,饭做得还不错。明天再去逛逛,我想即便在这吃一年也不一定能吃个遍,这里的小店太多了!